华侨:广州大佛寺挖出大批晚唐陶器!

文章来源:摄影吧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20日 13:31  阅读:5823  【字号:  】

我傻呆呆地一个人站在一个空旷的大厅里。这时,一位机器,人来了大厅里。他拿了一个现在最流行的爱疯6给了我。对我说:"这个手机我看你很喜欢,就免费送给你了。我一听,心情十分的激动,喜滋滋的拿着手机出去了。我心里还不知道马上用可怕的事情发生了。

华侨

小时候,总喜欢把自己打扮得花团锦簇的钻到人群里看热闹,最后却总被别人挤乱了头发挤脏了衣服却什么也没看到,一路哭天嚎地的回家,热闹没看成反而成了别人眼中的热闹。

临近家门,楼头的白炽灯发出刺眼的白光,仿佛在地上圈出一块地,将那里的白光与黑暗隔绝。灯下,一个黑点闪入了视线,黑与白给外分明。我慢慢走近看,发现那是一只惨死的麻雀。凝固的血散发出狰狞的乌黑,那对支离破碎的翅膀仍努力做出飞翔。我一阵抽搐,不忍再看,急忙快步走开。刚走没几步,一个黑影与我擦肩而过,一股刺鼻的臭味扑面而来,原来是丑阿嬷。

已经十四个春秋了,我曾问过自己:什么爱是永恒的?我一直找不到答案,直到那一次,我找到了答案。

一进学校,我便见到了几座高大的教学楼,咦,它怎么是用晶莹的玻璃做的呢?再仔细地看了一番,怎么没有操场呀!我来到学校知识一点通院场,询问机器人,才恍然大悟。原来,教学楼是用新型材料建成的,不但可以吸收大量阳光,而且很坚硬。为了节省占地,操场设在了地下。自动升降机把我带到了地下操场,这里四周都有发光板,在里面犹如白昼一般。地下操场能根据气温变化而变化,冬暖夏凉,不会影响学生玩耍。

几天下来,母亲收了好几张,但据后来我母亲回忆说,其实没多少钱,也就十块二十来块,因为那个时侯都很穷。为了给亲友买过节礼品已经掏空了自己一个月的积蓄和生活费用。送给我的压岁钱的确可以解决一些燃眉之急,生活所迫,所以,那个时候的压岁钱全部被母亲据为己有,我只不过是父母收取压岁钱的一个招牌罢了。

与她发生冲突后,我把书重重地摔了出去,撞在了门边上。早上醒来,才发现最喜欢的诗集破散了。拾起那些残页,把它们放到原位,但味道终究是变了。




(责任编辑:钦竟)